點擊圖片即可下載PDF電子書!

首頁 >最新消息
  • 2016-09-22南國熙嚴正聲明



 

 南國熙嚴正聲明


 
關於近來蔡玉真女士、自由時報及新新聞連續報導兆豐銀行案蓄意羅織本人於 2006 年間涉及洗錢犯罪,以及其他媒體引述上開不實報導,本人嚴正駁斥如下:
 
1. 上述所謂兆豐銀行案件及山口組洗錢案件完全與本人無關,牽強附會,含血噴人,且完全不向本人查證,報導完全失實。
 
2. 日本東京地方裁判所平成 16 年特(わ)第 3571 號、第 4318 號判決及平成 17 年(う)第 1100 號、第 1101 號、第 1102 號判決,本人及 AsiaVest 公司並未被列為被告,日本警方及裁判所從未傳訊本人及 AsiaVest 公司,可見與之無關。至於蔡女士手持的所謂 2006年判決中譯本,本人完全不知悉內容真偽。
 
3. 由上述判決書可知,日本洗錢案件,係由日本被告等人於瑞士信貸銀行(Credit Suisse)海外分行開戶操作。其後該行將部分資金,交予不知情的基金管理公司 AsiaVest 代為投資操作。反而是本人察覺有異於 2004 年間會同香港警方取證,協助追查洗錢案。上述報導完全不向本人查證,寧願受人利用,蓄意羅織,含沙射影,扭曲事實,殊屬非是。尤其莫名牽扯本人與尹衍樑先生在香港投資過從,以及伍必霈先生掛名董事,似有意炮製山口組、山根敬、南國熙、伍必霈、尹衍樑、蔡友才虛構的組織圖,間接嫁接兆豐案,其無中生有、刻意斧鑿、誇大不實之用心,實非正派所應為。
 
4. 本人認識山根敬先生,如同本人認識李傳洪先生一樣,均屬舊識,如果他們曾經為非作歹,均無法躲在暗處,但也不必牽拖他人。人皆有不同面目示人,本人初識山根敬其為日本國立大學高材生,與本人初識李傳洪其為有理想辦學教育家一樣,令人尊敬!本人於知悉其另一面,雖然難過,但也不必鄙夷詆毀,群而不黨即可。本人完全未參與山根敬上述洗錢案,有判決為證;如同本人完全沒有參與李傳洪當年在美國所犯被稱為「華爾街有史以來第二大的內線交易醜聞案」(Associated Press, September 8, 1988)一樣,殊不得因為認識即無限上綱,惡意栽贓。
 
5. 李傳洪所為內線交易案被美國檢察官起訴多達 439 項詐欺(439 counts of fraud),其因而逃亡(a fugitive Taiwanese national),檢察官表示他被通緝並要求公開起訴書以協助逮捕(…there is a warrant outstanding for his arrest. At this point, any publicity attendant upon unsealing of the Indictment may assist in the location and apprehension of LEE.)檢察官進一步表示他的案子已驚動國會須修法嚴懲內線交易(…this case was one of those cited by Congress in strengthening penalties against insider trading)(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v. Fred C. Lee, a/k/a “Chwan Hong Lee.”(即李傳洪) ; 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該案李傳洪曾冒用家父名義而使家父無端受累。家父對其視之一如往昔,不因其當時落難而有差別對待。但君子和而不同,家父不可能因認識李傳洪而同流合污,與之從事內線交易;本人也不會因認識山根敬而從事洗錢。李傳洪為上述行為付出代價,家父本於有教無類,不會因此而有意疏離,以博淸譽;山根敬已為其行為付出代價,本人也不會因此落井下石,為博自己名譽而踐踏舊識。
 
6. 識者均知家父對有需要誇讚者不吝給予誇讚,以勉其向善,阻其為惡;而對堪造就者往往嚴予苛責,以春秋之義期於無過,即所謂因材施教,絕非家父無識人之明。不識者遽受誇讚不知愧怍惕勵,反而沾沾自喜,已屬不當;至於因此自我膨脹而自詡接棒受傳承云云,甚至厚誣家父而有欺師滅祖行為,巧取豪奪傾入私囊之餘,復侈言傳承中華文化,更不惜汙衊紀念家父侷促香港一隅之南懷瑾文教基金會,則令人不齒。
 
7. 造謠抹黑,形同對空吐痰,縱瓦釜雷鳴,終將自濺。是非公道,猶如長夜明燈,雖餘音裊裊,不絕如縷。洗錢不可為,因來路不明恐傷人;內線交易更不可為,因為擺明了是要設計坑殺相信你的無辜者,更不道德,多少人因此深夜暗泣,甚至憂憤自殺。掠奪不義之財,絕非假意辦學,要學生讀四書五經妝點門面可掩飾虛偽。將師產變為私產,稱之文化傳承,更令人匪夷所思。為私欲不擇手段、罔顧道義,硬牽扯不相干的山根敬、南國熙、尹樑、伍必霈、蔡友才,甚至家父,連成一氣,炮製所謂「兆豐金案外案、國學大師名字扯上日本黑幫」等聳人聽聞之謠言,置其人與尹先生原有的道義之交,家父對其人始終眷顧之情於不顧,其迫不及待四處散播之心態,令人深感不堪!山根敬當年是受日本山口組利用,與李傳洪自己操作內線交易完全不一様。家父和二者案件完全無關,和兆豐金案件更屬無關,怎可含血噴人稱「兆豐金案外案,國學大師名字扯上日本黑幫」?當年家父是聽到我說有一筆在 AsiaVest 操作的資金背景可疑,直覺反應不妥而要我立刻報警,因而協助警方處理該案;家父當時並說當年如李傳洪告訴他要搞內線交易,絕對會阻止,已經那麼有錢了,不能太貪、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當時李傳洪在場,而且老師身邊永遠有多人在場,很多人知道此事。別人可能對內情不知道看熱鬧,李傳洪不可能不知道!
 
8. 人生有比財富更重要的追求,內線交易坑殺無算已一錯在先,家父諄諄教誨做人應表裡如一,僅陽奉陰違並無意義。尤其又綠又藍又紅,隨場域而變色,絕非長袖善舞,僅突顯投機鑽營、毫無中心思想及國家民族意識而已;一時得計,終難長久。請誠實面對老師,誠實面對老師的廣大追隨者,誠實的面對自己。
 
 
特此嚴正聲明如上。


2016 年 9 月 22 日